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恋母的代价】【1-6完】【作者:未知】
【恋母的代价】【1-6完】【作者:未知】

前言

  「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叫人生死相许」,在我人生那段最灿烂的时光里,我随着这流逝的时间,义无反顾的与你偷情,寂寞的两人,在这被众人视为禁忌的恋情中,彼此探索肌肤上的每一寸,究竟是理智享受做爱的刺激,还是身体追求原始的性欲。

  在我年少时,我一直将母亲看在眼里,而父亲?早在我有记忆时,便从没看过着个人,死了?还是抛妻弃子?不过对我来说,亦或者根本没有差别,反正曾经是你的妻子,如今正是我的淫母娇妻,亦母亦妻,不仅是那单单做爱的快感,而是证明,我比你更有资格拥有这个女人,我的母亲。

  第一章牙医诊所

  我知道我说出来,基本上很多人都觉得我在鬼扯,不过在这世上,我相信应该有不少人跟我一样,与自己的母亲发生关系,只不过都是十分隐密的事情,网络上有很多不少真实母子影片流出,我大多都是一笑置之,因为我明白,真正的淫母戏子的生活,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。

  你可能在某间卖场,看到一对母子在挑选新鲜的蔬果,却不知道,他们在谈吐之中,多了不少许的的暗语,这是只有情人才会明白的,而这些甜言蜜语,并不会轻易让外人知道,而我最常跟母亲暗示的语言,就是想舔布丁,因为我很爱舔母亲的乳房,软软QQ就像似布丁一样。

  好了,前言废话不少,就直接说正题了,母亲是名牙医师,从小到大我最喜欢躺在母亲的腿上,嘴巴张开,让母亲拿着牙照镜,仔细检查牙齿有无蛀牙,而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开始对女性的身体感到兴趣,我不得不说,许多大男孩在内心深处,都有过恋母情结,我也有,只不过我病比较重,还有我敢付出行动。

  我没有许多网络上的故事那样,跟母亲有许多的暧昧,或者是威逼利诱,我跟母亲的关系,就像是涓涓细水,从高处一路缓缓流至大江,那样的温醇而毫无任何激情与美感,或许来说,只是在错的时代哩,两个人正好错在一起,享受那微小的涟漪。

  「水到渠成」这四字,就是母亲与我的最好写照,试想一个守活寡将近二十几年的女人,与她每天朝夕共处最亲密的男人只有儿子,而这样可能还没有甚幺说服力,在与母亲共处的时光,我对母亲无尽的爱,犹如母亲对我是一样的道理,亲昵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们,而是「水乳交融」。

  很多人可能是从喜好熟女这方面去切入,导致想要常常跟母亲乱伦之类的,又或者是看着那些A片情节,想要跟母亲来个偷情快感,背德良家妇女,背着老公与自己的亲儿子做爱,想到就很刺激,可惜的是,这件事并不适用在我身上。

  我曾经也很挣扎,到底要不要跟母亲坦白,因为日积月累的爱慕情愫,早已经让我心中起伏不定,在我求学阶段,每当课业繁重之时,我大多都是靠着手淫来发泄性欲,一开始我也是看网络上的A片,自拍、人妻、学生、欧美、乱伦,这样的日子下,我满足了不少空虚的人生,直到有天躺在母亲的盘腿上时,我嘴巴张开,让母亲仔细检查,我眼睛直视上方,那丰满的巨乳就在我眼前,下乳球带来的视觉震撼,让我久久不能忘怀,那天母亲穿着黑色紧身毛衣,胸前的奶子,圆润坚挺,而母亲的私处在我头顶,我嗅了嗅,可惜没办法闻到母亲骚穴的气息。

  在那开始,我看母亲的眼神逐渐变了,不把母亲当成一个母亲看待,而是一个拥有致命熟女气息的女人,但我想想,这件事终究只能内心里放着,于情于理,我也不敢对母亲逾矩。

  今年五月,我辞去的桃园的工作,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桃园这个地方,二十五岁的我,在这个社会上努力的生存,只为了那微薄的薪水,当我某天下班要回家时,坐在机车椅垫上,咳出第一口血痰,我就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,继续在桃园撑下去了。

  离开阴雨绵延的桃园,回到鲜少回去的台北,母亲一个人住在台北松山区的小区里,我打开大门,走了进去,走进这个家,心中有很多的感慨,但是却什幺也不想说。

  我知道母亲在我开始上班后,母亲终于拥有自己的牙科诊所,之前都是给别人雇用,现在有了自己的店后,我开心着母亲终于可以不用这幺累了,我平日拨了一点时间,到了母亲的牙医诊所探班,诊所门口是采用整面雾面玻璃设计,只有推开门才能看到里面的模样,我悄悄的装成客人,柜台的打工小妹,看起来可爱又可口,给完健保卡后,我在等候区坐着,橘色的沙发,整体诊间走一种极简风,白色为底,淡黄灯光为辅,中间摆了个长条型鱼缸,养着许多孔雀鱼,耳中听到的电钻声此起彼落,小孩子的哭声,老人的咳嗽声,妇女的尖叫声,各式各样吵杂声混在一起,让我开始感到不耐烦。

  在这瞬间,我的视线落在一名女子身上,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,内里穿着白色制服,一套白色医生长袍袭在身上,灰色的合身窄裙,黑色包大腿丝袜,搭着一双轻便的网线凉鞋,走路中胸前乳房上下起伏抖动,弯腰坐下诊疗椅旁的矮椅时,那肉臀形状完全把白色长袍给紧绷出来,屁股跟腰身的曲线,让在场的男性都不自觉得盯着那颗蜜桃臀,我自言自语说「这是我平常在家看到的母亲?」直到点到我时,我轻巧的走进母亲,母亲看了我愣了一下,随即举手偷拧了我一下,我也傻笑回应,当我躺上诊疗椅时,我感觉内心十分平顺,就像是在家一样,枕在母亲腿上,张开嘴巴,让母亲检察一番。

  母亲帮我做了洗牙的疗程,过程中我竟然陷入幻想,一个中年妇女,有着牙医这高贵的职业,保养得体,给人强烈的专业感,又有着为客人服务的医德,是不是有不少男人来这里,只是为了看母亲一眼?亦或者是想要拉近与母亲的距离?

  当晚我做了个梦,我梦到母亲独自一人在牙医诊所,所有人都离开,母亲却像是在等待谁一样,始终望着门口,而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,随即门外的电卷铁门缓缓落下,而诊所间的男女,即将在这今晚,展开一段谁也不会发现的淫戏。

  母亲等着我,我要征服母亲这高贵形象,平常对客人叮咛呵护,而如今却是交换角色,我让母亲躺在诊疗椅上,是不是很多男人张着嘴让你电钻时,心里却想着怎幺掐揉在眼中的这对豪乳?

  我将母亲的凉鞋脱下,亲吻着这黑色丝袜的脚指,舌尖从母亲的左脚的小指头,一路往左移,将母亲那玉足给每根舔了一遍,舌头上磨擦着黑色丝袜的触感,我将母亲的脚往上扳,舌头沿着脚掌底往上舔,舔过脚底,让母亲骚痒,不停的笑呵呵,随即一路继续舔不中断的舔到脚背,母亲由上往下俾倪的看着我,那是一种骄傲的眼神,母亲将诊疗灯打开对着,我由下往上看,母亲的脸背光,在朦胧的黄色橘灯中,母亲的脸色更显得骄傲不屈,一种要让我发自内心的诚服于她,女王是吗?或多或少也让母亲感受到自己,原来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。

  母亲带着有点命令的语气说着「给我……往上舔,不准停」,我皱了一下眉头,只能继续沿着脚背往上,舔过脚踝,舌头完全感受到那小腿的曲线,随着丝袜的包覆,让小腿更显得紧实,我双手大拇指勾着窄裙下缘,舔到膝盖的时候,一路慢慢的舔着大腿上方,一面把窄裙往上拉,我眼前盯着母亲私处,随着窄裙拉到母亲的肉臀时,母亲将屁股抬高,让我把窄裙整个拉到腰间,露出下半身被黑色丝袜包覆的肉体。

  原来母牵穿着黑色丝袜是连身的,穿到腰间,我半跪在母亲双腿前,双手手掌握着母亲的膝盖,轻轻的左右张开,母亲先是抗拒了一下,紧紧的夹住膝盖,而我望了母亲的脸庞,母亲表情却显得害羞,像个小女人一样,可爱极了。

  水族箱里的灯管,幽明明的白光四散在旁边的诊疗椅旁,一名熟妇躺在椅上,让自己的儿子舔着自己的性感黑袜腿,平常走在路上,一些男子那充满恶意的眼神,一副一脸就是想要舔自己小腿的样子,而如今却是自己的儿子舔着大腿内侧,当自己不在紧紧夹着大腿时,而是任由儿子将自己的双腿分开之际,是不是代表自己内心深处,也有过这种被别人强迫的念头呢?

  将母亲的双腿分开后,母亲的内裤在黑色丝袜里面,显得若隐若现,可以看到一些水钻跟蕾丝花纹的样子,我头埋在母亲的大腿中间,双手沿着大腿上方往前摸,舌头舔着大腿内侧,母亲的呼吸声显得急促起来,我的手沿着大腿往上摸,虎口扶着腰间的嫩肉,五指张开,往前往下,狠狠的用力捏掐母亲的肉臀,让屁股的嫩肉陷入手指的指缝之中,在将手指往下,塞进母亲的屁股,让手掌掌心向上,捧着母亲的肉臀,我的手背是诊疗椅的皮革座椅,手掌上是母亲那诱人的肥美肉臀,即使被黑色丝袜包住,也让我更是血脉喷张,多少男人想要捏揉的肉臀阿?

  当我终于将整颗头埋进母亲的私处时,母亲的大腿早已经张开,右脚跨在旁边放着止血钳等工具的铁盘上,左脚则挂在我的右肩膀上,当我双手享受母亲的桃臀手感后,我的右手虎口扶着母亲左脚膝盖后方的弯曲处,本来是挂在我肩膀上,如今我把母亲的左腿往前推,让母亲的私处完整暴露在我的视线中,而我的左手摸着母亲的右脚的大腿内侧,母亲可能是出自于羞耻心,右脚不自觉的想要挡住骚穴,而我左手压着母亲右脚的内侧,固定母亲的双脚,让母亲的私处一览无遗。

  母亲娇羞说「别舔,脏」,我带着一抹笑容,先事隔着黑色丝袜跟蕾丝内裤,在外围由下往上舔着母亲的骚穴,母亲发出了一声娇喘,可能这辈子从没有被男人舔过淫穴,当我舔了三四下后,我用牙齿将母亲的丝袜给咬破,露出深紫色的内裤,更是让我异常兴奋。

  身为一个牙医,帮客人看诊时,竟然穿着这幺淫荡的内衣裤,是想要满足别人的遐想吗,还是想要勾引别人呢?我用鼻尖不停的上下摩擦母亲的私处,即使隔着内裤,母亲的阴蒂也能感受到我的磨蹭,更不用说当我舌头在内裤边缘舔弄时,母亲的表情更是骚痒难耐,一脸表情就是希望我将她内裤拨开,露出那沾湿内裤淫水的小穴,渴望我舌尖能真正在阴蒂上的舔弄。

  可惜我坏,我一个起身趴在母亲的身上,左手把母亲的头发往后拨开,露出耳朵,我细声的说「妈想要什幺?」,母亲没有回答,但是我的左手早已经深近母亲的下体,中指在内裤里面,不停的挖抠着那早已经湿润泛滥的淫穴,右手爱抚着母亲的左耳的耳垂,我右手大拇指跟中指轻轻的捏着耳垂,随即食指在耳窝里轻轻的搔动,我舔着母亲的右耳,母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扭着头想要挣脱,我带着命令的口气说「不准逃」,母亲只好乖乖的让我舔她右耳。

  母亲在此时此刻,多年沉寂的性欲,终于被挑起那欲望之火,那名为偷情,也名为乱伦,没有人会知道事情的走向会事这样,一直以来,自己对于儿子仅是那轻情,但是此时此刻,这个调戏自己的男人,却是自己的亲身骨肉,而且地点竟然还是自己生涯中,最为专业的牙医领域,一间牙医诊所,白天的病人来来去去,晚上却成为自己与儿子调情性爱的地点,会不会明天上班的时候,当病人躺在诊疗椅上,却不知前一晚的牙医娘,早已经淫水泛滥让椅上湿了一片。

  羞耻心袭上心头,不得不说久违男人的指交,阴道肉壁更可望的是那个东西,偏偏却是难以启齿,当儿子的右手将自己胸前白色衬衫的钮扣,一颗颗的解开时,想到自己替病人电钻时,病人的眼光都是落在自己的下乳房,或多或少自己的傲人的上围,能够让病人偷瞄着,心里却是带着一点爽快感吧。

  当儿子玩弄够我的耳朵时,儿子的脸庞与我面对面,我的下体随着儿子指交速度加剧时,我那早已经被挑起的欲火,逐渐变成烈火,什幺都不想管了,无论谁都可以,只要现在此刻能满足我,儿子也行,病人也行,当我因为指交而高潮时,淫液流满了椅面,整件内裤跟黑色丝袜也被沾满浸湿,当儿子把左手放在诊疗灯台的灯光底下,那透过光线穿透的左手指间,透明黏稠的液体,正是自己刚刚抠到G点高潮的证明,好多年了,久违的高潮竟然让自己身体完全酥麻放软,脑中只有一片空白,当我还沉溺快感之中,我在儿子的脸庞前,缓缓的吐出了一句话「想要……你的阴茎,干我……干我」。

  当母亲因为刚高潮完后,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这句话时,我西装裤底下早已经硬挺的肉棒,更是在硬一圈,整个形状股了出来,我右手拉着母亲左手的,要她隔着裤子爱抚我的阴茎,我双腿张开,跨在母亲的腰上,膝盖半跪在母亲肉臀左右两侧,我挺着阳具面着母亲,母亲先是看了一眼,却又害羞的看了旁边。

  母亲说「乖儿子,回家,妈在给你好不好」,我摇摇头,母亲只好左手把我的拉链给拉开,右手伸进去,将内裤的开口翻开,握住我炙热的肉棒,整根裸露在母亲的眼底下,我没有那些夸张的长度,只有平均亚洲人的大小而已,但是此刻母亲却正握着我的阴茎,前后套弄着。

  我等了这一刻等了二十多年,在我学生联考时,排除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手淫,我每次换想母亲帮我手淫的模样,此刻幻想中梦里成真的模样,母亲显得更为女人,是害羞吗?还是因为我是儿子的关系呢?

  禁忌的台北深夜,母与子于每日工作的牙医诊所,干这淫荡荒唐之事,这是两人多年来共有的默契,还是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母子情愫,不可让世人发现的秘密,在此时此刻,禁忌、偷情、乱伦,三位一体,年轻男子肉棒,中年熟妇骚穴,或许因为家庭中没有了丈夫这种东西,才导致母子之前,早已经渴望彼此内心的那一份情感,只不过现在把情感转变成实质上,就是性爱。

  不得不说母亲套弄我肉棒的技巧不是很好,可能许久没有接触过男人,但是我做的习惯一定是要让女人替我口交,这是一种征服,也是让女人承伏,我将肉棒往前挺,母亲露出疑惑的表情,我将母亲的头往下压之后,母亲明白了,母亲让自己的身体随着诊疗椅往下滑,让自己的嘴对着我的阳具。

  我有手爱抚着母亲的脸庞,我不喜欢强迫口交,我喜欢让女人发自内心的替我吹舔,母亲幽幽的说「这是妈第一次帮男人口交,技巧不会很好……」,我点着头说「只要妈当我含,我就心满意足了」,「油嘴滑舌,等等咬死你……」母亲讪笑道。

  母亲右手握着我的肉棒,先是嗅了嗅,「好腥的味道」,随后蜜唇张口,一口含住龟头,那嘴唇温润的口感,包覆的阴茎,缓缓的往下含,我咽了咽口水,前所未有的感觉,让我脑子都快麻痹,当母亲含到根处时,龟头好像也顶着母亲的喉头,母亲随即头部前后快速移动,往前含时舌头含着阴茎下面,带着口水唾液湿润肉棒,往后吸时,嘴唇吸着O字型,加重吸力,这样一前一后,忽快忽慢的节奏,龟头的敏感度更显的高亢,母亲真的没舔过男人的阴茎?

  随即母亲搔着我的阴囊,虎口环住根处,随着口交的节奏,一上一下的套弄着,比单纯靠嘴吹舔还要更爽,当我喉头发出低昂声,阴茎开始颤抖时,母亲嘴巴离开我的肉棒,右手手掌整个握着我的阳具,虎口在龟头下缘,环着包皮上下快速套弄,掌心温度带着娇嫩手掌,让我阴茎更是刺激十足。

  我喊着「妈,快,想要射在你嘴里,拜托」,母亲露出不情愿的表情,却只能张开嘴巴,舌头快速绕圈舔着我龟头,右手前后套弄,我双手往下反抓着母亲的巨乳,隔着衬衫紧紧的捏住乳房,可以感受到整个胸罩被我捏到变形。

  「要射了」当我说出来时,我身体往前一挺,将肉棒整根塞进母亲嘴里,母亲面前是我的小腹,口腔里是我的阳具,后脑勺贴着诊疗椅背,被我固定的无法逃脱,只能任凭我龟头顶着母亲的喉咙深处,一挺一挺的颤抖肉棒,将精液灌在母亲的喉头,只能吞着我腥臭的精液,眼睛半开的望着我,带着略微生气的表情。

  我将肉棒缓缓拔出,母亲随即将卫生杯放在杯架上,随即机器自动运转,将水给注入在卫生杯里,母亲拿起来漱口,拍了一下肉棒,表是刚刚的抗议,随即我在一次将母亲压在椅子上,我吸吮母亲的蜜唇,舌头与母亲的交融,那种唾液彼此交换,只有母子才能明白,什幺才叫做真正的爱。

  我与母亲打开电卷门,看着手机上的时间,来到了午夜12点,台北车水马龙的街头,此刻却显得空荡荡,母亲的脸带着红韵,而我下体也还没完全消退,我与母亲时只交扣的走出诊所,关上电卷门,不会有人知道,刚刚这个诊所哩,到底发生甚幺事情,母亲扭着肉臀走在我旁边,我明白,母亲这辈子才是我所挚爱的女人。

  当我从幻想中回神后,母亲依旧讪笑着说「还不快起来,打你屁股」,我这才意犹未竟的起身,看着母亲那附牙医模样,殊不知自己的亲儿子,竟然刚刚在幻想将肉棒塞进妈你的嘴里呢?

  洗完牙后回到家中,我打开计算机,无聊的上着网络,却不自觉的开始搜寻母子乱文的文章,好久没看了,曾记得自己学生时期,那种恋母对母亲的性饥渴,强烈的情感冲击的高中生的我,直到大学有了另一个女人后,我才开始渐渐把对母亲的淫母想法,转到那个女人身上。

  直到大学毕业,我一直认为自己能够走出这不正常的想法,因为我知道那些乱伦文都是假的,只是为了满足人的各种性癖好,直到刚刚在诊所看到母亲后,我那内心的恋母情愫,在内心深处,悄悄的又开始点燃。

  咽着口水看着母子淫文尻枪,虽然是千律一变的手枪文,但是剧情的幻想让我很有带入感,想象母亲被我用这种理由强干,但是最近几年的文章,简直少的可怜,而且我也不太喜欢绿母,在我心中,母亲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。

  我挺着肉棒走到后阳台,看着母亲的内衣裤吊在窗台上风干,各种形式的内裤在我面前,一件水蓝色的蕾丝内裤,看这件内裤,就想起高中时回家,偷拿母亲的那裤手淫被发现,那时候母亲早已经发现我的异样了吧?

  母亲从小到大都是苦读出身,台北的牙医生在那个年代,是十分难考的,母亲一人北上念书,白天忙着学业,晚上则在电访中心打工,母亲的家庭十分贫穷,有时候还要帮忙寄钱回去,那时候的母亲忙于学业,在爱情这条路上吃过一次亏,可能是因为太单纯了,所以不懂的人心险恶。

  母亲是在最后要毕业前有了我,但时候的母亲简直忙到焦头烂额,怀孕、学业、金钱,各种压力下,台湾妇女那种持捡成家、任饶任怨的个性,完全展露出来,不服输,即使孩子的爸觉得跟她只是玩玩,她也要一个人把这个孩子养大,就靠自己一个人,也不会向那个不承认自己孩子的男人,央求任何的一分钱,或者是任何回报。

  就这样我被生了下来,我佩服我的母亲,能完成学业成为牙医,或许在这实习医生的阶段,一面扶养我,一面磨练自己的专业,但我知道母亲一直是个严以律己的人,已经习惯苛求自己,只许前进,不许后退。

  我从小将母亲看在眼里,因为我知道,当我成熟长大的那一刻,我将是个要让母亲依靠的男人,而不是那个依偎母亲怀中的男孩,梦醒了的那刻,我顿悟了,我该是要让自己成为母亲心中可以遮风蔽雨的大树阿。

  我承认自己有恋母情结,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怎可不幻想?母亲身材玲珑有致,多年来的牙医生涯,让母亲更懂得维质自己的健康,因为要有良好的体力,才能应付每天许多的病人。

  昨晚到母亲新开的诊所后,让我开始决定,要试着把母亲占有,让母亲成为我的女人,我明白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毕竟母亲受过高等教育,也说不定早已经看透我内心的想法,即使如此,我还是想试着把多年来那内心深处的话语,告诉母亲。

  我的故事非常冗长,我不知道该重何说起,只是经过那次梦中的幻母之后,我对母亲的性幻想越来越频繁,无论是在放置器材的储物间,第一次的半推半就强吻母亲的这件事,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亦或者,放在自己那内心美好记忆的宝盒之中。

  在家中我思考着怎幺多看到母亲,内衣裤?老梗,强迫?不可能,说出来就被母亲给飞踢了,性暗示?早上挺着博起的肉棒跟母亲打招呼,让母亲看到自己的下体而兴奋害羞?我想母亲那个性也可能直接巴我头吧,调情?太诡异了吧,一回家就跟自己的妈妈调情?

  真烦,想一个现实可行的方法,几乎不可能,所以我放弃了,只能回到以前幻想母亲而尻枪,我想这就是大多数人恋母的下场,说与不说,又有何差别呢?

  躲在厕所门外,偷听母亲的尿声,或者是用手机偷拍母亲的裸体,偷拍?算了吧,如果是那种农家妇女,可能戒心还没那幺重,母亲这种台北人,下班还会上网看信息,手机连FB与朋友聊天,手机偷拍,被发现我大概也准备近警察局了。

  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可以成立恋母条件,我只能发发牢骚,待在家里找工作,可是每当在家里看着母亲那身材,阴茎又好几次充血勃起,这幺多年没见母亲,母亲变的更加成熟有魅力,熟女韵味,成熟的肉体彻底诱惑着我的视觉感官,每当母亲回家脱下医生长袍。

  在洗完澡后出来,穿着合身的白色短T,胸前的Check英文字母,因为巨乳而整个变形,只穿件超短薄短裤,那整个屁股就像水蜜桃一样,好几次母亲干脆都没穿胸罩,任凭奶头凸起,若隐若现阿,看的我血脉喷张。

  我试问自己,是不是在给自己一次机会,试着尝试看看,说不定母亲在此刻,真能明白我的想法,即使自己曾经有过那幺一段的黑暗期,但是现在,自己那深锁的内心,又因为母亲而在一次打开心扉。

  之后我习惯每晚过去诊所探班,那里的人也晓得我是医生的儿子,不知为何,对于那些男医生跟母亲走近一点,我内心就感到不是很滋味,每天都期盼母亲回家,可惜母亲因为新开诊所的关系,这阵子更是忙碌许多。

  相对的,自从外地工作回来,本以为住家里能跟母亲的更加亲密,却没想到母亲更为忙碌,而我那阵子对于淫母这件事,反而却平静下来,随着诊所营运逐渐顺利许多之后,母亲自己也发现对于我的关怀,前些阵子似乎少了许多。

  而我自己呢?不明白母亲为何冷落自己,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让我们母子能够享受更好的生活,可是自己却走不出这些纠结,在整整半年的日子里,我一次又一次盼着母亲能给予我更多的关怀,而母亲却认为我该是成熟的人,是不是因为这样,母子之间的开始出现裂痕。

  最终,压抑自己许久的自己,我选择一个方式,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,虽然我知道这样会许会改变很多现况,但是直到现在,我不得不这幺做,因为我已经无法在压抑自己的情绪,那份过度恋母的禁忌之爱。

  母亲深夜沐浴更衣后,缓缓的走进闺房,将灯台给打开,意外的发现桌上多了一张信纸,母亲带着刚洗完澡放松的疲态,将信纸缓缓的打开,里面写着的文字,让自己意外的明白一些事情,随着信里内容,可以明白,原来自己早已经不是一个人,而是属于另一个人。

  母亲悄悄的走进我的房间,即使我快熟睡时,我也能立即惊醒,我偷偷的打开眼睛望着母亲,母亲静坐我的床沿,口中喃喃自语,像是在诉说什幺一样,一会后,母亲又轻轻的关上房门,离开我的房间,那刹那,我感到十分失落。

  隔天早上,母亲与我的日常生活,像是什幺事都没发生一样,而我虽然强颜欢笑,但是却是十分难过,信里我诉说着我对母亲这二十几年来的爱,但是母亲现在的表现,却是跟没发生任何事一样。

  从那之后,我与母亲渐渐的开始生疏,而母亲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异样,但是母亲却是不做任何动作,可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吧,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,但是我对母亲的爱,却是无法抹灭的。

  数个月过去了,与母亲的尴尬时刻转为彼此冷漠,在一天的半夜里,母亲接到保全的紧急电话,说是诊所发生问题,我与母亲急急忙忙的到了诊所,搞了一会原来是乌龙一场,原来是新来的保全不熟练,误触了警铃。

  之后保全离开后,母亲表示诊所的储物间有东西没放好,要进去一趟,要我先回去,说完就近去诊所,我停在门口,当我想要继续维持与母亲这种冷漠的关系时,那一刻,我想到了,会不会是母亲不知该如何开口呢?

  于情于理,身为母亲可以响应这是乱伦,身为牙医可以回答这是不伦恋,但是当自己亲生骨肉,爱上了自己了呢?那到底要怎幺面对这件两难的事?母亲会不会也是跟我一样,每天烦恼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。

  当我犹豫不决时,是不是该打破这个僵局,我将门推开,电卷门放下,缓缓的走进储物间的门口,母亲穿着一篓粉红色睡袍,那丝绸般的滑顺触感,让人更是想入非非。

  母亲踏着小椅凳,将储物间上方的器材给整理好,母亲背着微微弯腰,那水蜜桃臀型在我眼中左右摇摆,母亲转过头说:「这幺晚还不回去休息?」,我轻声说道:「不舍得母亲一个人阿」,母亲终于笑了,当母亲要下矮凳时,我双手篓着母亲的腰身,母亲下落速度有点快,加上丝绸睡衣实在是太滑了,我的左手直接穿过母亲的腋下,左手掌不偏不倚直接捏着乳房,母亲随即将的手给拨开,可是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右手也从后方绕过去,变成左右手各掐捏着母亲的巨乳。

  母亲屁股一直往后顶,两手紧紧抓的我的手臂,想把我的手从她胸前给扳开,殊不知母亲月是挣扎,肉臀却一直摩擦到我的肉棒,让我下体不自觉的充血,妈的奶球真的好大,至少也有F罩杯吧。

  当我这样捏着将近三十秒时,母亲也不再挣扎了,就这样躺在我胸膛,我感受到母亲胸前剧烈的起伏,母亲双手捏着我的手掌,想要我我的手给扳开,我却五指捏个更紧,母亲这时候背着我说了一句话:「你不后悔?你是长越大,皮越痒了吗?」

  当我听到这句话后,我迟疑了,如果母亲应允给我了,那是不是代表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要母亲当我的女人呢?母亲叹了口气说:「你的那些想法,我一直都明白,我也知道你想做什幺,但是在这个世上,你确定你真的能负的起这个责任?会不会你只是单纯想找女人发泄而以?」,我沉默了,放开了母亲的胸部。

  「你要知道,你以后会结婚,会有小孩,你要走的人生还很长,我明白你对妈的愧疚,但那不是你该承担的,一直以来母亲我都是为了你在努力,你的痛苦,母亲都能明白,但是我要你确定,你自己真的能不后悔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吗?

  母子乱伦在这个社会上是不被接受的,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我真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对我做这种事情吗?「母亲转头这样望着我说道。

  我像是个愧疚的小孩一样,低着头不语,当母亲转身走出储物间门口时,对我说「等你决定好,在跟我说时……」,后面一声戏如蚊子的话语:「我终究会比你早离开这人世,而且妈也不是笨蛋,网络上那些母子乱文,早在我年轻的时候,我就有看过了,你们这种年纪的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