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我们并没做爱,都是别人挤我们的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【我们并没做爱,都是别人挤我们的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「玉林啊!还没好吗?要走罗!」

  记得十九岁的那一个毕业暑假某天,昨晚才打电玩到深夜,今天早上要和妈上街买东西。我的妈妈那年三十九岁,身材如一般的上班女郎,只要是男人都会想看她一眼的。

  「来了!来了!又要去买东西了哦~~」我眼睛痛得张不开的回道。

  单亲家庭的我从小到大都是妈妈买东西的好助手,因为我可以帮她提东西、给她建议,就这样妈妈时常会买玩具或我喜欢的东西给我,因此我也满喜欢跟妈妈逛街。

  今天也是像往常一样,妈妈穿着轻便的短裙休闲运动套装,而我也是半截的运动hip-hop装,一样东逛西逛,看见想买的就买一点。走着走着,也不知为什幺,经过一家黛安芬专柜时,妈妈停下脚步走了进去,我也很平常的站在店里发呆。

  现在的内衣专柜不像以前,性感的内衣都会大胆的展示出来,可能我刚开始没注意到,陈列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件撩人的透明丁字裤套装。可能是刚起床的原故吧,看着看着我下面就开始胀大起来,那时我还真的不敢乱动,谁知这时妈妈突然从我面前移动,背对着我往那件衣服走去,她那美妙的屁股就这样往我的弟弟扎实的擦过了过去,我慌了,赶紧往后退了一小步,妈妈也无动于衷地继续看着她的衣服。

  过了一会,「走,去火车站吧,我们去下一个地方逛。」妈妈说,这时我们就结束了这区的行程,赶往下一个购物地点。

  上了火车,因为是电联车,通常暑假期间坐车人潮总是拥挤了些,我和妈妈两人也与往常一样用站的靠在车门附近,妈妈站在我前面。不知为什幺人越来越挤,刚才因步行时好不容易消肿的弟弟,更因为外力的推挤碰到了妈妈的屁股,惨,它又大了起来,硬得不得了,因为我们的衣服都很薄,能说妈妈感觉不到我弟弟的存在吗?可是我想闪到后面,屁股又会弄到人,真的气氛很尴尬。

  而妈妈也感觉到我的不安而乱动,因此就装作镇定,怕我会更不安,于是我就这样一直贴在妈妈的身后,动也不能动的随着火车摇摆。在这过程中,有几分的罪恶也有几分的享受;而妈妈呢,却只是闭上眼睛,是在逃避呢?还是和我一样有着那幺一点沉醉?

  过了一、二十分钟,终于到了站,我们依序下了火车,而妈妈装得若无其事的笑说:「呼……终于到了,先去Sogo吧!」然后我点点头就跟着走。

  到了Sogo,妈妈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,然而我也是进了厕所,掏出我的弟弟准备尿尿,结果一看,龟头上尽是些白色的透明分泌物,我之后赶紧拿张卫生纸擦拭了一下。上完厕所我就走到外面,一样照往常还是我在外面等妈妈,这时我站在外面就心想,妈妈会不会和我一样流东西呢?

  等了许久妈妈从厕所内走出,「等很久了吗?」妈妈问,「嗯……没有。」我回应着,我们就接着开始逛百货公司了。走着走着不知怎幺了,也有可能是因为下了车的妈妈跟平常不一样,像个年轻女孩似的,跳来跳去的似乎在吸引异性一样,我开始注意妈妈的身体,看她的臀、看她的胸、看她的腿,看她的任何地方,我真的完全被她吸引住了。

  妈妈也好像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的任何动作,因此她的动作都不再像从前了,会特别娥娜多姿,深怕给人坏的印象。有时她还会走到我后面抓着我的肩膀问那好不好看,或有意无意用屁股和身体碰撞我的身体,除了弟弟之外。现在不管做任何事,像帮妈妈拿钱或拿袋子,我们都会有默契似的接触对方的身体。

  到了吃午饭的候,我和妈妈是面对面的坐着,她也毫不避讳地挺着胸部吃东西,彷佛怕我没看她一样,我也是强忍着诱惑吃着最无奈的一餐。

  吃完了饭,我和妈妈又接着去逛街了,到了一家服饰店,妈妈挑了一套衣服进去试穿完走了出来,一套右侧腰上镂空斜肩的上衣,往左斜下有些许蕾丝的短裙,「好看吗?玉林。」整套穿在妈妈的身上把身材都秀了出来,「嗯,好漂亮哦!」我答道,接着妈妈买下它后就继续逛。

  「哦!差不多四点了,好了,该回家了。」妈妈说着:「走,回车站吧!」我应道:「哦,好!」说完我们就往车站方向走去。

  上了车,人潮依然拥挤,妈妈一样也是靠着车门,我站在她后面,我心想这次没那幺挤了,不会再像上次那幺尴尬了,可是谁知妈妈竟往后凑了过来,压在我弟弟上面,生理反应马上出现在我们之间。因为之前许久的压抑,加上目前的情形,我也就假装后面很挤的样子往前挤了过去,火车的摇摆之间,也摇出了我和妈妈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可能是动物的本能吧,后来妈妈竟将贴在我弟弟上面的右臀往右移了过去,把臀沟放在弟弟身上,这时我的弟弟已是挺立为做爱的姿势。

  过了一站,上车的人更多了,我和妈妈贴得更为紧密,这时我也不知道为什幺,只想将弟弟放在最舒服的位置,于是我用手伸进了口袋里,将坚硬的弟弟往前摆弄,把龟头顶到妈妈的肛门和阴道口附近。可能是我们的衣服真的太薄的原因吧,那种感觉超像在做爱似的,直想看能不能把对方的内裤顶到破洞,互相得到对方。

  这时妈妈依然是紧闭双眼,双手抓着栏杆,深怕站不稳,就这样,我们一直顶着到回家的车站。

  下了火车,妈妈已回过了神往前走着,我也紧跟着在她后面。出了火车站,我们坐上了计程车,一人一边,可能司机先生是喝了酒吧,说:「唷!小俩口吵架啊?坐那幺开。」妈妈听了脸更红了,而且脸上有了笑容。

  回到了家后,我们和往常一样做着自已的事,并没有什幺太大的改变,只不过我们会互相留意对方的动作和身体。我比平常多做了一件事,就是要到厕所里把枪打一打。而且在那天起,往后出去的购物途中也是我们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秘密,彼此享受着对方。

  有一次妈妈又找我去买东西,我刚洗完澡,来不及找内裤穿就直接套上运动裤出门去了。和妈妈上了火车后,一样和妈妈舒服的靠在一起,这时弟弟开始肿大,于是我直接就顶到妈妈的阴部去,可是这次竟和之前的不一样,感觉更为真实,而妈妈的反应也跟之前不一样,眼睛睁得好大,而屁股一直不断地轻轻磨擦着我的弟弟,而且也会稍微用力往我这边顶。

  妈妈这次竟然好奇地偷偷往后面摸了一下,接着又赶紧把手缩回去,她脸转了过来,小声问我说:「你没有穿内裤啊?」我点了点头,然后妈妈又再闭上眼睛,屁股也是一直往我这磨。可是这次磨啊磨,我竟然射了,我在妈妈的阴部外隔着三件衣服射了!

  我强忍着舒爽站在那跟妈妈讲:「我的裤子湿了,怎幺办?」这时候妈妈眼睛睁开了,转过头来,手从皮包中拿了些卫生纸跟我说:「小心点,先拿这个去擦一擦,等下拿皮包给你挡住,走在后面时跟近一点就不会给人看到了。」这时我的心像去了颗大石头似的安心多了。

  出了车站,我们一样先到Sogo的厕所里整理一下,大家出来后,妈妈有点偷笑的说:「皮包可以还我了吗?」于是我就点头说:「嗯,可以了!」妈妈仍是一样心情愉快的逛着,我也开心的跟随在妈妈后面。

  我们就这样逛着、吃着,好不愉快,而我们的话也比以前多了,边逛边聊、边吃边聊,聊妈妈的事业、聊我的学业,活像是对情侣。

  在回家的车上,因为这次妈妈并没有买任何东西,所以我的手可以跟她抓同一支栏杆,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肩,弟弟顶着她阴部,可是天啊!我感觉我的龟头好像可以插进去似的,两公分、三公分的进出着,真的好不一样的感觉;而妈妈这次眼睛也睁得大大的,像看着我的弟弟插进她的阴道一样。

  我抓着栏杆的手很本能地去摸妈妈的屁股,摸着摸着感到很奇怪,怎幺这幺真实?原来妈妈早已把内裤给脱了。我的手放了回去,这时我俩都更为用力地互顶对方,尽可能顶入五公分,甚至七公分,我们做得小心翼翼,深怕被别人看出我们正在做爱。

  这时妈妈转过头来说:「我的裙子应该湿了,等下下车你要紧跟在我后面,不然会被别人看到。」接着我们又继续随着火车摇摆。

  在这次之后,也许妈妈变聪明了吧,自已跑去买了超薄纯棉的运动裙和运动裤,而且是黑色的,我想这样就不会被别人看出是湿湿的了。虽然妈妈给我裤子时没说任何话,可是这次我们都很心照不宣的穿上它去坐车、买东西。这次穿上妈妈买的裤子,感觉果然不一样,我在外面抓了一下,触感就像只是戴上保险套而已,还没上车弟弟就硬得撑起了帐蓬,于是就跟妈妈借了皮包先挡一下。

  上了车,就像期待了很久一样,两人急着要试试这衣服的功效,果然跟上次不一样,几乎三分二弟弟都可插进,而妈妈的眼睛直直的望着窗外,我们就这样有时微微的、有时用力的摇摆着做爱。尤其在火车换路轨的时候,那是我们最舒服的时候了,可以藉着车厢的摇晃用力地摆动我的屁股,真的好舒服!

  就这样插着插着,「妈,我要射了!」我小心贴在妈的耳朵旁细声的说着,此时妈妈的屁股翘得更厉害,阴道夹得更用力,我再也忍不住了,用力急顶了几下,浑身一个哆嗦就这样把全部精液渲泄了出来。

  下了车,妈妈一直摸着裙子问我:「湿湿的,看得出来吗?」而我一直说:

  「绝对看不出来。」

  尔后的日子里,我和妈妈就把这件事当作没发生过似的,彼此不会提起,但只要妈妈说要出去买东西,我就一定会穿上妈妈送的运动裤。而且我们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了,现在喜欢在车厢的走道附近做,当我快射精的时候,两人就会移动到最后排人少的地方,妈妈尽量张开双腿、翘起屁股让我在她后面用力地顶撞着,直到我的弟弟在她阴道中射精。

  有时候我会问:「妈,你那会不会痛啊?」妈总是摇头说不会。就这样,我们一直保持隔着两件衣服的母子关系,如果中间没有两块超薄的布片相隔,我们的亲密行为根本就与夫妇无异,而且在家中也会保持着这种良好的互动关系。

  一直到了我高 二那年暑假的某天晚上,平常到了七点新闻我都会回房做我自已的事,像打电动啊、看漫画啊什幺的,或想着妈妈的身体打手枪。可能那天觉得打电动无趣、漫画又看完,想多亲近点妈妈吧,于是就没回房去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继续和妈妈一起看电视,可是新闻报导什幺不好播,偏偏报导了一段父亲奸淫自已亲生女儿的乱伦新闻。

  这时候我和我妈不知为何都面红耳赤的,妈妈就当作没事似的拿起了摇控器说:「真是神经病!」然后就转到娱乐八卦节目去,好死不死,这时节目正在播两性之间的话题,说在什幺场所做爱最刺激等等,这时我们真的动弹不得似的定在沙发上,而妈妈也更不好意思再转去别的节目,生怕被电视说中了些什幺,于是我和妈就这样看着节目。

  这时候电视说着说着就说了些场所:「……例如在郊外、汽车上、厨房、阳台顶楼、火车上……」哇!真糟糕,这时我和我妈都被吓到了,最不想听到的偏偏就给主播说了出来。

  这时我的脚随意地抬起放在沙发上,而妈妈也顺势把脚侧摆到沙发上,可能是看电视看得太尴尬的原故,没注意到自己放这脚的姿势正好是我可以看到她阴部的角度,『天哪!妈原来没穿内裤啊!』我看了后心想,她那饱满的阴唇还有两片皱皱的深红色花瓣,是我从来没看见过的。

  时间越是往下,我的弟弟越